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青春像花朵一样绚丽(秦汉)
------------------------------------------------------------------------------------------------------
zx.xjbz.gov.cn    [2014/5/5 12:14:31]    来源:    点击: 

    发生在20世纪50年代的“八千湘女上天山”的故事,早已通过文学版本和影视作品为人们所熟知。

    这是一段进疆湘女的集体记忆,但是每一位湘女的命运却不尽相同。

    本文的主人翁名叫李克俭,1933年正月二十八出生在湖南湘潭县一个破产地主家庭。即使在家庭没有破产之前,李克俭也没有体验到地主家的优越性。她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两岁丧母,从小寄养在姑姑家。父亲当时是江西旧政府的职员,从来没有给过她一点父爱,甚至没有在她身上尽过一点当父亲的责任。所以,在她的记忆里没有父亲。

    李克俭懂事以后,只知道最疼爱她的人不是亲爹,而是姑姑。她听姑姑说,她妈妈是出天花死的,她还有一个弟弟,母亲病逝后从小由舅舅和舅母抚养,6岁时得伤寒病离世。

1949年家乡解放,正在县立中学读初中的李克俭辍学回家,那年她刚满16岁。

    19512月,李克俭在长沙的小姑姑捎话到家里,说新疆部队来长沙征女兵,不管出身,不论成分,只要身体健康,年龄符合条件就可以报名应征。问李克俭愿不愿意当兵。李克俭没加思索地回答,我愿意。

    李克俭兴奋地赶到长沙,长沙城的大街小巷都贴有无数花花绿绿的宣传标语,营造着隆重的气氛。特别是征兵报到处就设在大街上,路边竖着一块大招牌,征兵现场极为热烈,只见一位操着湖南口音的军人对前来报名的湘妹子们说:“新疆是个好地方,天山南北分布着一望无际的草原牧场,我们部队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屯垦戍边。你们到了部队以后,要学习俄语、会计、开拖拉机,建设祖国美丽的边疆,很有前途啊!”

    李克俭的小姑姑是长沙师范毕业的,她见多识广,消息灵通。小姑姑对李克俭说,讲话的首长是咱湖南浏阳人,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二军六师政治委员,名叫熊晃。

    李克俭听首长这么一说,激动地热血沸腾,恨不得一下就蹦到边疆去。报名登记手续很简单,当时就能确定每一个应征者的录取情况。

    李克俭虽然已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但是湘妹子长得嫩,用早春二月枝头含苞待放的豆蔻花来比拟她“娉娉袅袅”的身姿,再合适不过了。她荣幸地成为新疆军区在湖南招收的第十批湘妹之一,领到了军装,留在征兵接待站像个模特似的,参加该部队继续在当地的征兵接待工作。在她之后来应征的湘妹子们看到她英姿飒爽的模样,羡慕不已,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报名参军。

她在家乡工作了一个月左右,部队人员征的差不多了,通知她们乘车起程前往新疆。湘妹子都没有出过远门,离别之际,一个个对着前来送行的亲人,仿佛是生离死别哭哭泣泣。然而,李克俭没有掉一滴眼泪,她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十分平静地向前来为她送行的小姑挥手告别。

汽车开出了长沙,她的心象长了翅膀一样,随着飞奔的车轮心驰神往。

    汽车到了西安,稍事休整后,部队就组织她们参观名胜古迹,考察学习。她觉得西安真好,默默地猜想着遥远的边疆会是什么样子。年轻幼稚的她把新疆想象得比西安还要繁华。一月之后,军车继续西行,到了宝鸡没进城,汽车一溜烟钻进了山里。车子在蜿蜒的山路上,顺着清姜河的河岸,东弯西拐,不很费力的飞奔。接兵的同志和新入伍的湘妹子在敞篷车车厢里开着玩笑,车里有说有笑,充满着欢愉的气氛。

    对于大山,李克俭并不陌生。她从小就在家乡的竹山上玩耍,所以并不感到有什么异常。可是走着走着,她们发现这里的山怎么这么大,越走山路变得越陡峭起来。路边的悬崖深不可测,她们并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秦岭。

    汽车在山道弯弯的秦岭里一路上坡,缓慢行驶。从汽车爬山的声音都能感觉到过秦岭有多么艰难,连汽车都累得喘粗气。湘妹子们望一眼深不见底的峡谷,一个个面露惧色。虽然沿途满野翠色,繁花流香,水天一色,春意盎然,然而,她们却没有看风景的兴致,低着脑袋晕晕欲睡。

本新闻共4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4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协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