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曾经预先开启的“八千湘女上天山”(姬长伟)
------------------------------------------------------------------------------------------------------
zx.xjbz.gov.cn    [2014/5/5 12:18:06]    来源:    点击: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容易忽略曾经的过往,无论那是怎样的苦难或灿烂;在我们身旁,也还有一些耄耋老人尽管青春不再,但却还像年轻人一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公元2013年春末,我电话预约到原中南军政大学湖南分校学员吴降霞老人。当我走街穿巷,如约在巴州计划委员会家属区一栋别致的小二楼内见到并采访她时,她自始至终都给我以这样的印象。

 

 

     吴降霞, 19344月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龙门乡。19499月,刚满15岁的吴降霞便影子似的紧随着姨妈,积极报考和投身于中南军政大学湖南分校学习,并于19508月学成毕业。

中南军政大学,其前身是设于陕北的抗日军政大学,194510月从陕北迁往东北,19462月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军政大学。19497月,随着全国即将迎来的大解放,东北军政大学迁至湖北武汉汉口,并改名为华中军政大学。19501月,华中军政大学改名为中南军政大学。

     吴降霞老人个头不高,长着个圆圆的娃娃脸,说了一口浓重的湖南话。老人回忆说,当年的中南军政大学设立了几个分校,在湖南分校中她当时是最年轻的学员。在军政大学,除了一些基本的军事课,便是忆苦思甜式的那种类型的政治教育了。而有这样一种学习的机会,这也主要得益于她的一位远房舅舅当时在此任分校领导。

     “我为啥去参军呢,我没主见呀,跟着姨妈学呗,再就是因为当兵的衣服好看啊……还有,就是我的家庭成分不好啊,没有出路呀。” 吴降霞说,“我现在想想,其实在军校学习,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使我建立了无产阶级的观点。” 吴降霞老人的意思是说,她在军校学习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这种全新的环境中,她掌握了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这对她今后的工作和生活起到了无可估量的作用。

     吴降霞称,在中南军政大学湖南分校毕业后,她还是懵懂着跟随姨妈作出了自己远行的决定,而这第一次出远门便是到了祖国大西北最遥远的新疆。

“都说大西北,大西北究竟在哪里啊,其实我当时一丁点儿的概念都没有,反正我当时就像中邪了一样,姨妈到哪儿我就跟到了哪儿。”吴降霞说,当年她们中南军政大学有很大一批学员被分配到了新疆,而后她则又从迪化(今乌鲁木齐)被“发配”到了位于焉耆的人民解放军二军六师师部机关,在这里,她主要是在师政治部负责放电影和照相等工作,而这一时间“八千湘女上天山”的重大历史事件还没有正式启动,于是,她那一批学员中的湘女,便成了第一批进疆的湖南女兵。

     “在二军六师师部,起初组织上打算让我做图书管理员的工作,但是我实在没有多少文化,根本不知道如何将图书分门别类和造册登记,所以组织上就让我做放电影和照相的工作。现在想想,组织上对我也够宽容的了,他们或许也是拿我没办法了。”年纪已经是七十有余,但在接受晚辈的采访中,吴降霞根本不避讳自己起初的稚嫩,这让笔者对这位老人肃然起敬和由衷地钦佩。

先哲认为,“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面对晚辈人的采访,吴降霞老人不但不去遮掩或美化自己少不更事时的“瑕疵”,而且更没有在时过境迁后去刻意拔高自己,我想她这样的人绝对是真善美的化身。

     湖南省平江县,古属三苗国,秦属罗县,东汉末年设县,后唐定名平江相延至今。在建县18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平江大地不仅承载着诗魂屈原、杜甫,而且也让后人永远铭记那位敢谏直言的开国元勋——彭德怀。

     吴降霞老人当然无法与先贤及开国元勋相比,但我想他们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毫无疑问,在他们身上都无不传承着湘楚文化的精髓。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协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