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曾经预先开启的“八千湘女上天山”(姬长伟)
------------------------------------------------------------------------------------------------------
zx.xjbz.gov.cn    [2014/5/5 12:18:06]    来源:    点击: 

 

     19512月,吴降霞在部队工作的间隙,被抽调到师部征粮工作队,并支援地方建设参加了减租减息运动,这场“土改革命”结束后,她于1953年从人民解放军二军六师政治部转业。

     “到地方后,我起初在焉耆专区民政科工作,期间也试着担任过焉耆专区学校的一名人民教师。1954年,焉耆专区与原来的库尔勒专区合并,成立了新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于是从焉耆随员来到了库尔勒。”吴降霞回忆称,工作转到库尔勒以后,组织上于1955年让她到湖北财经学院深造了财会专科。一年后学成毕业,她先是被分配到了当时的巴州计划科,后来又在乌鲁木齐学习了速记被分配到州党委办公室……

     “总之,我参加革命到离休,工作换得不计其数,我的工作能力是有限的,但我切实做到了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在吴降霞老人看来,她工作上算不得有建树,但她的一生是以服从组织分配为天职的,直到1990年她从州老干局干休所离休。

     吴降霞的讲述大多为提纲式,或也可以称之谓梗概式,这给记者还原她那段峥嵘岁月带来了不少难度。不过老人至今难以忘怀建国之初,她在人民军队中的那段艰苦生活。

吴降霞回忆说,她在部队放电影的时候,组织上给的吃饭时间短之又短,这倒不是人民军队里不近人情,主要还是因为当时百废待兴,无论军队和地方都有很多的事务需要人手,就比如帮助驻地的人民群众收高粱、掰玉米什么的……

     “感觉似乎有干不完的活,但当时配发的军装却只有一套。干活多,衣服脏得快,并且军容上还有要求,那怎么办呢?无奈之下,大家只好半夜把借战友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后趁着夜黑把自己的脏衣服洗掉。很多时候,衣服不干天就亮了,那就只有将就着把半湿不干的衣服穿在身上……也还是因为只有一套衣服的缘故,天冷的时候冻得人抗不住,这种情况下,大家就都争着多干活,或开展劳动竞赛。在相对比较清闲的冬季夜晚,大家则更多的相互依偎着说说笑笑……。那时候,生活和工作条件确实比较艰苦,但大家的革命热情很高涨,也没听谁说过想家什么的。”

“那时间老百姓有句口头禅,说‘要想吃饱肚皮,就应该去当兵’。其实,在部队也有吃不饱肚子的时候。我在进疆途中就碰到了这种情况,当时带兵干部虽然给每人发了五毛钱的路餐费,但实际上根本派不上用场,因为沿途根本看不到有卖东西的……钱有时候就是废纸呀。”吴降霞回忆道。

     吴降霞于1953年同比她年长9岁的赵长胜结婚。赵长胜先前为山东渤海教导旅战士,部队后来转战西北战场,并一路西进抵达新疆。在部队转业后,赵长胜一度任巴州财政局领导。在谈到自己的婚姻时,吴降霞老人说,尽管丈夫已经于2005年去世,但她觉得自己的婚姻是幸福的。因为她找到的丈夫,不但为人坦诚率真,工作认真踏实,而且待人接物都秉承了“君子坦荡荡”的风范。“人没有十全十美的,能找到一个不想三想四的人,知冷知热的人,这还不算幸福啊……人不能期望值过高,知足常乐啊。”吴降霞一边说,一边笑。

 

 

 

     平江大地,自古崇文尚武,风流人物灿若星辰。平江山青水秀,风光旖旎。这些都让吴降霞老人无限眷恋。“人越老越想家,当初进疆那会儿从来没觉得。” 吴降霞如是说。

     离休以后,吴降霞老人不仅在巴州老干局干休所返聘做过财务工作,而且还参加了老年协会帮助经商和照相等,但是无论工作和生活如何忙碌,她总要隔三差五回平江老家看看。

     “趁着还能跑动,我打算最近再回老家一趟。这不光是因为喜欢那里的山山水水,主要还是因为难以割舍那里的父老乡亲和亲人啊,更何况认识的老人越来越少,见一面是比较珍贵的。”吴降霞说,不仅是老家平江,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很让她牵肠挂肚,因为那里工作和生活着她年迈的姑妈,孙女现在也在那边毕业后找了工作,前两天她就刚从那边探亲回到库尔勒。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2页  1  2  3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协 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