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习园地 >> 正文
周恩来:人民政协的五项任务 (1954年12月21日)
------------------------------------------------------------------------------------------------------
zx.xjbz.gov.cn    [2009-11-24 2:09:22]    来源:    点击: 

    在这次政协会议的召开中,曾经有两种错误想法:一种想法是,以为人大已经召开了,宪法已经公布了,
    人民政协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另一种想法是,仍然把政协看做是政权机关。这两种想法出于同一来源,就是不懂得政协本身是统一战线的组织,也就是党派性的联合组织。阶级存在,党派性也就存在,统一战线也就需要,这是一个真理。有阶级存在,就有党派,不管什么形式;比如说工农联盟。在农村没有别的党派,但那里有工农联盟,当然都是劳动人民,但还有领导与被领导,工人阶级领导工农联盟,不能是工农一并领导的工农联盟。
    第一届政协代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职权,本身并不是人民代表大会,这点必须弄清。人大既开,政协代行人大职权的政权机关作用已经失去,但政协本身的统一战线的作用仍然存在,去掉一个代行的作用,留下本身的作用。从过去五年来说,作为代行权力机关只是第一届全体会议,几天会散了,权力已授给中央人民政府,所以代行政权的是全体会议,经常起作用的是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这是统一战线组织。今后这个组织在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继续作为团结全国各民族、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国外华侨和其他爱国民主人士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而不是不起作用。应把这个问题说得更清楚。
    根据政协新章程草案上总纲所规定的七项准则,毛泽东同志归纳为五大任务,我稍微解释几句。
    第一个任务:协商国际问题。过去这类事做得不少,刚才我在开始报告时举了一些例子,今后仍将继续进行这种协商,并且还会发展。这是我们政协要进行的第一个大任务。
    第二个任务:协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或地方同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候选名单。这项任务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中已经这样做了,今后仍要继续这样做。同时,要对政协本身的名单进行协商,或者增加,或者变更,或者将来第三届全国委员会改选等等。
    第三个任务:协助国家机关,推动社会力量,来解决社会生活中相互关系的问题,比如阶级关系中的问题;并联系群众,向国家有关机关反映群众意见和提出建议。这就是我们准则上的第二条的一部分和第三条、第四条。这里有两方面的问题。在阶级关系上,各民主党派要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去参加国家对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我们政协要把重点放在对私营工商业和工商业家的社会主义改造上面,这是我们参加社会主义改造工作的重点,当然不是其他方面不参加。另一方面,对被打倒的帝国主义分子、封建地主和官僚资本家,要提高警惕,防止他们进行破坏活动;对暗藏的反革命分子活动,一经发现,就应该向国家机关检举。这就是专政的方面,是我们对内外敌人斗争的方面。
    现在说一说,对于社会主义改造的几个问题。 
    至于从个人改造来说,要由一个私营工商业家的思想改造成为社会主义思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公有制的思想哪里会完整地来呢?就拿我们共产党员来说,哪里会一进到党里来就是全脑筋的社会主义思想?根本不会有这种事。信仰是一件事,热情又是一件事,真正思想上通了,是长期的事。不能说我们思想上不会有一点资产阶级思想的渣滓,不自觉地它就会露出来的。我们共产党员还要常常检讨、学习,何况今天掌握生产机构的人,没有资产阶级思想那就怪了。那怎么办?永远把这种资产阶级思想动也不动,碰也不碰,那就坏了。我曾经说过一句话:“阶级消灭,个人愉快”,盛丕老[1」很赞成我这句话,大概还记得。但这句话要有解释,如果说得更科学一点,应该说:阶级消灭,个人改造,得到愉快。如果不改造,就不愉快,接受改造,才能得到愉快,单说愉快就不够。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接受改造,逐步改造,然后将得到愉快;一种是拒绝改造,就得到不愉快,这样说就科学一点。事实上必然如此,我们应该有此自觉。改造就那么容易?不可能的。改造,想通了是愉快的事情,没有想通就是不愉快的事情。苦恼、愉快又是经常反复的,今天想通了,很愉快;明天,没有想通,又苦恼;后天,又想不通了,又大睡其觉,要不断反复。想通了,又想不通,不断愉快,不断苦恼,这叫反复斗争,然后进入社会主义。所以不光是苦恼的一面,还有愉快的一面。这个斗争,不但对资产阶级分子如此。将来到了没有阶级、没有人剥削人的制度,没有私有生产资料的制度,到了共产主义也还有矛盾。毛主席有过预见,说一万年还有矛盾。在座的许多领导人都听到前天晚上毛主席说过的话。那是语重心长的话,符合辩证法。邓小平同志的名言,社会发展就是矛盾的斗争的统一,阶级矛盾没有了,还有先进和落后的矛盾。将来原子时代大发展,有些人要保守,他不愿改进生产关系、管理关系,那就是阻碍生产,那就要斗争。这是社会内部的斗争,然后又团结起来对自然斗争。一个是社会中的斗争,一个是对自然的斗争,这才能把整个社会推向无穷的前进。这才是辩证法,不然就解释不通了。这才有前途。我们说消灭阶级、消灭党,黄任老曾给主席上书,说:“是呀,阶级消灭,党派消灭就很愉快”。就是到那时还有斗争。现在是不是要强调阶级斗争?是要强调;强调是不是我们的主观愿望?我们很冷静他说,这是客观发展的必然性。这个社会就是在不断矛盾斗争中求统一的发展过程中前进。没有斗争,就得不出结论来;没有斗争,就没有比较,怎么知道是好的是坏的呢?当然,这是抽象的话,一到实际,任何人都有苦恼的事。一个共产党员,想不通还不是苦恼?谁没有一点苦恼的事?人人都有,不过是大小多少程度深浅之不同。一到实际就经常有斗争,在斗争中解决矛盾才能前进。这个问题,不要看得很容易,我们所有的委员、所有的干部都要认识这个问题,要重视这个问题,而且要把自己放在这个斗争当中来认识这个问题,改造自己,锻炼自己。在这方面,不但政协全国委员会要注意,而且地方委员会也要注意。政协不是没有事做,而是可做的事很多,将来会更多,越接近社会主义建成,问题越复杂,那会有反抗的一面,工作也越复杂。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怎样使苦恼减少,这就我们的工作。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协 主办